锦州银行上市波折不断 A股终止审查H股踏响汉能地雷

2015-10-28 09:07:34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

  锦州银行上市愿望始终强烈,从曾经排队等待A股上市,到今年向H股发起冲击。
  然而几年来,锦州银行的上市之路却走得异常艰辛。早在2012年,该行就首批入围证监会排队上市名单中,然而随后,先是长时间被A股市场拒之门外,后不得不远走香港市场以图尽快上市,再其后突遇汉能“地雷”,被迫重新递交H股招股说明书,H股上市时间顺延至今。如今,刚刚二度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并披露对汉能信贷额度及处理情况等细节后,锦州银行IPO之路能否就此摆脱多年的等待就此踏上坦途,仍是一个未知数。
  A股IPO
  从一步之遥到无果而终
  2012年3月份,证监会首批上市申报企业名单出炉,当时各家地方银行筹备IPO的脉络也逐渐清晰。尽管依靠农商行发展的传统优势,江苏省以五家银行入选名单成为最大赢家,但地处东北地区的辽宁省则以盛京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成为入围城商行最多的省份。
  如今多年已过,东北地区城商行的IPO格局已然大变。2013年,大连银行A股上市“终止审查”,率先退出A股上市竞争序列,并成为当时所有已递交IPO申请的银行中,唯一一家并非因转变上市地点而终止审查的银行。去年年末,盛京银行在A股IPO多年无果后,终于做出了“弃A赴H”的决定,并在港股市场取得了突破,成为港股市场第五只内地地方银行股。
  与此同时,辽宁省在A股排队中硕果仅存的锦州银行也“耐不住寂寞”,2014年6月30日,锦州银行因无法及时提供预披露材料,错过了IPO末班车,进入终止审查名单,正式结束首次A股闯关之旅。但随即该行开启了H股上市进程,以期与盛京银行一样实现上市地由A股到H股市场的华丽转身。
  H股IPO
  受汉能拖累
  众所周知的是,相较于A股市场,H股市场在上市进度上要快得多,这从盛京银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等银行的快速上市就可见一斑。然而H股上市对于锦州银行来说却仍旧未能一帆风顺。
  今年4月1日,该行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文件,并计划于6月份启动相关上市流程。然而就在这上市关键时刻,“汉能事件”却让锦州银行H股上市计划被彻底打乱。今年5月份,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H股股票简称“汉能薄膜发电”)因涉嫌市场操纵一案被香港证监会查处。汉能薄膜发电股价随即出现暴跌,并开始连续停牌。7月份,港交所应香港证监会指令,停止汉能薄膜发电股份买卖,曾向汉能提供大额贷款的锦州银行也因此受到波及。受此影响,港交所要求锦州银行提供更多相关资料,这也使得锦州银行不得不赶制第二份招股说明书。
  二度递交招股书
  汉能信贷余额95亿元
  在首份H股招股书过时失效后,10月14日,锦州银行二度递交了H股招股说明书,并重点对该行与汉能集团的信贷情况进行了披露。
  在最新的招股文件中,锦州银行承认确实承受了汉能集团的信贷风险。“自2015年5月份起,相关上市公司一直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其股份被暂停买卖,导致本行做抵押品的股份的价值存在不确定风险。”锦州银行在更新申请中称。
  该行披露,其与汉能集团的信贷余额总计为94.61亿元。授予信贷资金共通过三种方式,分别为与汉能挂钩的受益权转让计划,锦州银行发行的非保本型理财产品(A类债务工具)以及锦州银行发行的保本型理财产品(B类债务工具)。其中,附有信贷风险敞口净额(无抵押或第三方对冲)27.7亿元。
  对于处理与汉能贷款的进展,锦州银行表示,今年8月份,该行订立两份资产转让协议,向两家国内金融机构出售该行相关受益权转让计划投资的一部分,未偿还结余总面值为19.7亿元。此外,在与汉能集团订立共同协议后,在8月份提前偿还受益权转让计划及B类债务工具,未偿还总额25.94亿元,当中8亿元计入信贷风险净额。通过上述协议,截至10月7日,该行相关受益权转让计划的投资结余总额减至36.93亿元,该项余额有汉能在该行的37亿元存款全面抵押,因此未计入信贷风险净额;该行所承担A、B类债务工具信贷风险分别为12亿元、0元,因为有第三方对冲,也未计入信贷风险敞口。锦州银行认为,与汉能相关的信贷并无减值损失拨备,原因是有上市公司股份作抵押、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最终控股股东所提供的担保。
  在这份更新的招股书中,锦州银行同时公布了其今年上半年业绩。今年上半年,该行净利润同比增长达58.2%,营业收入暴增104.6%至46.8亿元,这与七成上市银行个位数的业绩增长相比,颇为亮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