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资本一掷千金 73次举牌揭示投资逻辑

2016-08-31 07:57:39 来源:中国证券网 作者:覃秘 李兴彩

  一条泾渭分明的举牌线,牵出无数资本竞合故事。

  据上证资讯统计,今年以来,沪深两市累计发生73次举牌事件,涉及41家上市公司,其中15家公司被举牌两次以上。举牌方俘获的“猎物”中,既有绩差公司,亦有优质蓝筹。

  一旦资本跨越5%的举牌线,犹如吹响进攻的集结号,明争暗斗便接踵登场。引人思量的是,在举牌方与“猎物”的迂回交锋中,究竟存在何种投资逻辑?又暗藏怎样的资本图谋?

  战略整合 产业资本一掷千金

  在A股市场,举牌绝不是一件小事。为何?一个字:贵。

  据记者统计,剔除几只刚上市的新股,目前A股总市值最低的公司为*ST皇台,以其22亿余元的最新市值计算,买入5%股份至少耗资1.1亿元。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举牌,花费至少需数亿元,近期引起市场震动的恒大举牌万科事件,恒大系合计耗资更是接近100亿元之巨。

  多达73次的举牌战,究竟是谁在一掷千金?

  据梳理,举牌者的身份呈现多元化特征,既有大型国企,如两次举牌*ST中发的紫光集团,多次举牌恒顺众昇的青岛城投金控,以及举牌TCL集团等多家公司的广东省广新控股;也有以险资为主的金融大鳄,如前海人寿、国华人寿、百年人寿等。

  另一主角包括各类资管公司和投资机构,如中植系旗下的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三度举牌法尔胜,嘉诚中泰文化则两次举牌大名城。另有一些自然人股东也表现出强劲的实力,如李勤曾多次举牌成都路桥、马淑芬两次举牌西藏发展、文细棠举牌中国软件。

  产业资本仍是举牌的主力。如国资公司或者地方国企,其产业整合和引导投资的目的相当明确,典型如广新控股对TCL集团的举牌,其披露的增持意图是维护资本市场稳定,这也符合当地政府支持平板产业发展的战略。一个明显特征是,国资举牌主要针对当地企业,如广新控股另一举牌标的生益科技地处东莞,青岛城投金控举牌的恒顺众昇也是青岛当地企业。

  部分民营资本的举牌战略也较为明确,且幕后都有产业资本撑腰。如举牌永新股份的奥瑞金,两家公司同属包装行业;此前,零售业多家公司发起对同行公司的举牌。另一个凶猛举牌同行公司的就是恒大,除万科外,其还三次举牌廊坊发展。海通证券研报认为,在地价暴涨的背景下,恒大的投资逻辑相当简单,就是高价抢地,如恒大地产以36亿元受让了嘉凯城52.78%股权,后者拥有近560万平方米的储备建筑面积。

  各类投资机构甚至保险资金,其举牌背后也暗藏以金融手段进行产业整合的战略图谋。例如,中植系三次举牌法尔胜的背景是,双方刚完成一次重组交易,由法尔胜出资收购中植系旗下的摩山保理100%股权。另以曾经的“举牌大王”黄茂如为例,其在获得商业城(现名*ST商城)的实际控制权之后,又筹划将商业城部分资产卖给其举牌过的另一家公司银座股份,对两家公司股权的介入为此类资产腾挪提供了条件。

  当然,也有少数举牌者是被监管部门“拎”出来的蒙面人。如昌九生化8月初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函,交易所要求公司对相关股东疑似一致行动人关系进行核查。最终公司披露,周勇、赵平、赵海月等一致行动人已累计持有公司6.35%的股份,早已构成举牌。

  大小通吃 举牌资本的“口味”

  精打细算的举牌方,为何相中的是那些“猎物”?这些被举牌的公司又有哪些共性特征?

  “举牌看两端,一类是最好的公司,譬如万科和银行股,买的是长期投资价值;另一类就是最差的公司,就是买入所谓的壳公司,进而主导或者参与重组的操作。”

  从数据分析来看,41家被举牌公司中,有5家是ST公司,另有部分公司危如累卵。典型案例是慧球科技,这家公司在历经多次重组折腾后,公开披露的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仅有3%左右,一次举牌就可以拿下控制权。另外,*ST亚星、天目药业市值均在30亿元左右,因此引得各路资本长期鏖战。

  壳资源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原控股股东方持股比例较低。以海欣股份为例,今年2月,公司披露遭到深圳凝瑞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的举牌,截至今年6月底,深圳凝瑞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惠和合计持有海欣股份8.24%的股本,成功晋级第一大股东。

  优质蓝筹股的主要买家则是保险资金。据统计,今年以来,百年人寿举牌了万丰奥威和胜利精密,前海人寿举牌了万科。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去年以来,保险资金曾有多次密集的增持行动,今年的动作则明显放缓,这可能与市场环境以及保险行业的政策有关,“保险公司账上有大量的现金,股权投资肯定是收益率最高的一个投资方向。”

  还有一类举牌的实质是“联姻”,其背后的故事外界很难揣测。如前文中提到的中植系与法尔胜,双方已合作良久;另如青岛城投金控对恒顺众昇的三次举牌,双方目前已经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上市公司拟通过转让或增资的形式获得城投金控或其参股公司的部分股权,并不排除未来进一步对其收购。

  最容易被外界聚焦的,则是那些有资本运作冲动的公司,它们更容易引来举牌资本,且举牌者往往有意参与公司后续的资本运作。以转型预期强烈的通达动力为例,今年3月公司遭到阳光私募广东创势翔的举牌,6月即停牌筹划重组。此前,另一家有较强重组预期的公司广济药业也曾遭到举牌。

  备受追捧 “举牌板块”的潜伏术

  随着A股举牌事件频发,市场上冒出一个新的概念,即举牌板块。

  对一般投资者而言,有没有可能在资本举牌之前提前潜伏呢?

  一个途径是对上市公司股东榜数据的挖掘。据上证报资讯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披露半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有十多家公司的股东榜中新出现了持股比例在4%以上的股东,这些股东“再买一点”就可触发举牌。

  典型如东阿阿胶。截至今年6月底,“前海人寿-海利年年”已持有东阿阿胶2724.4万股,占总股本的4.17%,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对照一季报可知,前海人寿二季度增持了约1.73%的股份。巧合的是,与万科一样,东阿阿胶的控股股东也是华润集团,今年二季度还曾通过旗下华润医药投资大举增持4.66%的股份,目前华润对东阿阿胶的合计持股比例为27.8%。

  前海人寿的“猎物”还有太平洋。据太平洋半年报,截至今年6月底,“前海人寿-海利年年”、“前海人寿-自有资金”两个账户分别持有公司15017.33万股和7266.17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3.30%和1.60%,合计持股比例达4.90%。对比一季报可发现,“前海人寿-海利年年”所持股份主要为二季度增持,而“前海人寿-自有资金”持股数量未发生变化。

  产业资本也在暗中谋篇布局。例如,截至今年6月底,同处沈阳的机器人已持有1361.96万股中兴商业股份,占总股本的4.88%。公开信息显示,机器人所持股份主要为二季度买入(一季度末持股比例为0.51%)。据券商研究员介绍,中兴商业一直是沈阳当地经营效益最好的商业公司,坐拥大量的优质商业物业资产,且总市值也不高,因此引来大量资本的觊觎,包括大商集团,浙江盾安系旗下的如山创投等,公司此前还曾寻求与复星集团合作。

  不少券商也在钻研“潜伏通道”,即通过对举牌概念股的分析,找到这些公司的共同特点,符合这些特点的公司更有可能被资本相中。如海通证券日前披露的研报就认为,被举牌公司特征包括:低估值、高分红、盈利能力强、大股东持股比例低等。以此为依据,海通证券也推出了宝新能源、金风科技、太阳电缆、生益科技、绿地控股等多个标的。事实上,其中的金风科技、生益科技等此前已经遭到资本的举牌。

  【半年报收官】

  上市公司上半年业绩稳健中有亮点

  上半年宏观经济稳健中透出亮点,A股上市公司的“中考”成绩单亦可圈可点。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和经济增速下行压力,A股上市公司整体业绩仅现微幅下滑。

  半年报收官 9家中小创公司跻身利润百强榜

  2016年半年报披露今日收官,逾2900家A股上市公司的业绩单悉数亮相。截至发稿时,两市共有2877家公司披露了半年报,整体来看,剔除已披露经营业绩的银行、非银金融巨头以及石化双雄共53家公司,904家公司净利润过亿,229家公司净利润不及千万元,另有388家公司净利润出现亏损。受益于行业景气度,农企和房企业绩现亮点,而不少以传统业务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则在新兴行业的助力下跻身净利润增幅十强榜单。

  提业绩添动力 国企改革“增色”A股半年报

  梳理A股公司2016年半年报,国企改革潮流已在奔涌,有些完成整合的公司已经展现出良好业绩,有些国资公司频频“点题”国企改革,有些公司则停牌筹划酝酿新的动作。

  【热点行业】

  哪些新兴产业上半年业绩成色足

  有哪些新兴产业站上了业绩与估值双增长的风口?摊开A股公司2016年半年报全景图,上证报记者统计发现,锂电材料、集成电路与人工智能等板块表现优异。

  去产能改善效益 钢企半年报净利大增

  截至8月30日19点,46家上市钢企中已有42家披露半年报,其中三分之二的钢企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增长。虽然上半年钢企营业收入大部分缩水,但是利润依然实现了同比增长。利润和收入一增一减背后,正是“去产能”逐步促进钢铁行业整体效益改善。

  【主力动态】

  半年报曝光 中证金“萍踪侠影”

  一直“低调”的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证金”),正通过变化操作手法及调整布局思路来引导市场热点,这在2016年A股半年报里可一窥其奥。

  牛散私募“各显其能”押宝重组

  盘点上市公司最新财报中披露的股东持仓信息,不难发现,虽都以押注重组股为目标,但此类投资者的选股思路却各有不同:面对并购重组政策、环境的变化,有的投资者“剑走偏锋”,在不允许借壳的创业板频频选中重组预期股;有的投资者“赌性十足”,非“ST类”个股不买,搏的就是日后的“咸鱼翻身”;有的投资者无视外界政策等条件变化,依靠自身独有的选股系统坚定买入符合条件个股;更有投资者跳出个股局限,则是根据宏观政策推进路线,自上而下地潜伏目标个股,以期分享政策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