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牛市七大怪现象:传言“炼金”黑天鹅不黑

2015-06-16 08:26:30 来源:上证报APP·中国证券网 作者:于斐

  牛市降临,众生躁动,天下事概莫能争。资本大戏开场锣响,各路人马粉墨登场,所谓时不我待,只争朝夕。一时间,股票投资勇夺头条,宝类理财全线沦落;各证券公司门头熙熙攘攘,楼市金市不免车马零落。广场舞大妈拍拍浮尘,挥一挥衣袖忘记黄金外汇,张口概念股,闭口政策风,挥金转而追随涨停板;上市公司更是各施奇招,你方唱罢我登场,十八般武艺让人目不暇接。繁华盛景之下,未免鱼龙混杂,催生奇葩事若干。世人谓,有钱任性,何须逻辑?然而,奇怪乖张背后仍然是昨天的故事,今日的玩法。说到底,不过贪嗔痴,人性才是资本市场永恒的注脚。

  怪现象 之 更名“涨停板”

  更名“匹凸匹”的多伦股份,虽然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但其股价轻松连拉多个涨停板,市值几日内即翻倍,可谓将A股市场的更名游戏玩到了极致

  看“脸”的时代,上市公司亦心思活络,花样改名“提亮”公司颜值。就像网络美女一样,真相如何并不妨碍众人追捧。

  5月,当投资者们尚沉浸在“天神娱乐”、“神州高铁”等一系列“神”一般改名的震撼中,多伦股份的“匹凸匹”横空出世,将A股更名潮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一时群情激愤,声讨者众,甚至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然而,一片吐槽声并没能阻碍多伦股份股价的华丽表现,复牌后轻松拉出了两个一字涨停。即使在收到上交所的严厉问询之后,多伦股份依然神定气闲,公司股价随即又连续四涨停,其中还有两个令人眼馋的一字板。在哪怕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准备,哪怕顶着监管压力,变身“匹凸匹”的多伦股份竟如此轻易地收获了资本市场的激情点赞,看来深得资本市场的精髓。没花一分钱,市值几日内翻倍,增加了三四十亿,多伦股份可谓将A股市场的更名游戏玩到了极致。无论是“营销效果”,还是“创意效果”,多伦股份都为A股市场设立了新的“标杆”。

  在多伦股份的“匹凸匹”之前,A股上市公司的更名游戏早有“珠玉在前”。海隆软件更名“二三四五”,科冕木业更名“天神娱乐”、新世纪更名“联络互动”、中国玻纤更名“中国巨石”、熊猫烟花更名“熊猫金控”等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更名,事后均效果显著。统计数据显示,上市公司发布更名公告后,持股30天平均涨幅达10.07%,持股20天上涨概率达68.57%。仅在2014年,A股就共有182家上市公司发生更名,是有史以来更名最多的一年。今年以来,又有68家上市公司更名,其中非因ST更名的近40家。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监管层对上市公司更名尚无明确限制,只要经上市公司董事会等法定程序,到工商局变更登记即可。变更登记付出的成本也非常低,只需缴纳一定的登记费用,操作简单方便。

  总的来说,上市公司名字改名改得好的要点有两个:要么高大上,抱“中”字头大腿;要么追风口,立志做最闪亮的那只“猪”。上市公司更名,如确是因为主营业务变更无可厚非,可事实上,越来越多炫酷的更名只不过是上市公司为了吸引市场眼球以获取炒作资本,借以拉升股价的投机行为。仅仅一纸“缴纳一定的登记费用”的改名公告,便能令人凭空产生跨界转型的“遐想”,这招超低成本哄抬股价的做法简直不能划算更多了。风口论之下,上市公司都想借力市场热点成为“会飞的猪”,而广大股民亦深谙市场炒作规律,一边吐槽一边买买买,和上市公司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彼此成就。真可谓,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怪现象 之 “赶风口”转型

  无论是卖衣服的、卖药的,还是卖电视的、卖烟花的,各类上市公司纷纷涌向“互联网+”,希望搭上概念的顺风车。“互联网+”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转型概念和故事

  如果说更名术是“提亮”,那么上市公司转型也算是起码有实质性动作的整形术了,只怕整形整多了,最后都让人认不出了。可惜市场审美趋同,A股市场也因此充斥了各类辨识度极低的“人造美女”,此互联彼互联啥啥分不清。

  巨大风口下,拥抱“互联网+”几乎已成为上市公司标配。卖衣服的、卖药的、卖电视的、卖烟花的等等,都纷纷涌向“互联网+”,希望搭上概念的顺风车;就连能源巨头也希望插上“电商”的翅膀一起飞。不久前,中石化就在淘宝上开了低调奢华又亲民的“中石化森美武夷特产便利店”。对此,互联网分析师认为,“随着该公司非油业务的发展,电商与上万个加油站的结合将成为其未来的优势。”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亦表示,中石化已做好充分准备,未来的主要业务不再是燃油,而是遍布全国的加油站便利店。便利店售卖的消费品将成为利润的主要来源之一。看起来,史上最阔绰的淘宝卖家已经成竹在心。

  “互联网+”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名词概念,A股转型故事向来不缺素材。其中自然有失意者,如贵州百灵、湘鄂情等等,辗转不停却从未找准节奏。相比之下,“跨界专业户”华丽家族就显得高明老到许多了,凭借其抓热点、讲故事的能力,公司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弄潮儿。2011年,华丽家族宣布收购具有乙肝疫苗概念的公司海泰药业,转型医药行业,至今无下文;2013年,华丽家族再讲“金矿故事”,却同样未带来实际盈利。喜逢大牛市,华丽家族再接再厉,一纸定增祭出“石墨烯+机器人+临近空间飞行器”的超豪华故事汇。一个月不到时间,公司股价连涨3倍,使得去年9月入主华丽家族的泽熙投资赚得盆满钵满。股东大会上,华丽家族高管如是许诺:“未来2~3年,3个项目至少有一个肯定会成功。从5到10年的角度来看,3个项目都会成功。”但高管没提的是,从业绩贡献上看,“转型”多年的华丽家族目前仍靠房地产“撑台面”,公司营业收入已经连续三年负增长,归属母公司净利润近三年同样连续负增长。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转型并非易事。对于众多市场参与者来说,花式跨界背后到底是赶时髦还是实质性的突围,还需时间认证。

  怪现象 之 传言“炼金术”

  面对或真或假的传言,不少投资者信奉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们也是理智的,因为目前抓住一只大牛股带来的潜在收益远远大于传言证伪出逃的风险

  牛市在途,传言四起,泥沙俱下,传言和消息的界限变得愈加模糊,一条莫须有的消息往往能造成股价的大幅波动。在信息高度敏感的资本市场,古今中外投资者概莫能外,似乎都有一种古老的信仰: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即便是假的,一旦成势,亦可呼风唤雨。

  牛市造神,“神谕”则最能蛊惑人心。3月26日,一则关于泽熙的神秘消息在微信圈里广为传播,大意是“明天早上立刻清仓泽熙系股票,一个不留!不要问原因”。这条信息提及了一些泽熙概念股,比如宁波联合、工大首创、隆基股份、赤天化、赛象科技等。市场瞬间炸开了锅,猜疑不断,以至于鲜少回应传闻的泽熙旋即发出了一份澄清公告,指出上述传言是“别有用心的言论,表示严厉谴责”。事实上,还有无处不在的国家队、私募一姐、公募一哥、草根股神等等,有关他们的一则则似真似假的传闻,早就让众多追随者欲罢不能,亦癫亦狂。

  不过,更能让投资者亢奋的还是关于上市公司的小道消息了。最新的一则是这样的:6月8日,一则“深圳大疆无人机借壳山西三维”的传言在资本市场不胫而走,有网络媒体援引香港媒体《大公报》之“内地公司重大观察”报道,经山西省省级领导牵线,国内最大的无人机公司——深圳大疆有限公司将借壳山西上市企业山西三维。这一消息立刻在资本市场发酵,临近午间,山西三维股价被多个大单迅速拉起,很快便封至涨停,截至收盘时,山西三维股价仍然牢牢封于涨停板。旋即,消息主角均出面澄清,否认传言,山西三维也在复牌后大跌开盘,但随后又连续大涨。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各种借壳并购传闻满天飞,影响力巨大。在传言面前,不少投资者往往信奉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传言的散布者正是巧妙地利用了投资者的心理,投其所好,并均有一定的逻辑基础。以央企整合为例,在中国南车、中国北车传出合并传闻之初,两家公司也曾双双否认,但其后在国家战略主导下强势整合,股价表现十分惊艳。在深化国企改革、“走出去”等战略格局下,央企的进一步整合是个大趋势,谁也无法断言未来会否出现更多“巨舰”的合并。珠玉在前,面对市场或真或假的传言,投资者其实是理智的,因为目前抓住一只大牛股带来的潜在收益远远大于传言证伪出逃的风险。对于只求曾经拥有的广大股民来说,真相远没有那么重要。

  怪现象 之 重组“连环计”

  无论是有心重组并购的上市公司,还是标的资产方面,接洽过的交易各方即便谈不拢,也会寻找下一个合作机会。事实证明,绝大部分公司也的确开启了重组第二季、第三季的故事

  前公募一哥王亚伟曾称,“重组股是我国证券市场特定发展阶段的产物,蕴藏着很多投资机会,对此视而不见是不负责任的。我只依靠三点投资: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在浩荡的牛市之下,市场不仅追捧重组成功的牛股,就连曾被视为利空的重组终止也被视为炒作的概念。对饥渴的投资者来说,“野心”优雅,即使未果,亦值得追随。

  6月3日晚间,停牌长达三个月的中国国旅发布公告,称因相关条件尚不完全成熟,公司控股股东国旅集团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并承诺自公告之日起3个月内不再筹划前述重大事项。然而,这次失利丝毫没有影响中国国旅在股价上的表现。复牌的中国国旅强势拉出三个涨停,成为牛市中复牌涨停的又一个典型案例——公司终止重组股价却迎来涨停潮。类似的案例还有不少,最为极致的锐奇股份,公司中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股价连续12个一字涨停板,令不少重组成功仅收获寥寥数个涨停板的上市公司情何以堪。

  而这正是精明的市场参与者推波助澜的结果。公司资本运作之心既已昭然,一般不会就此罢手,因此大部分终止重组的公司都会继续推进包括但不限于重组形式的各种重大事项,潜伏其中对投资者意味着更低的投资风险和更高的潜在收益。这方面的成功案例也不胜枚举。

  比如,2个月股价大涨10倍的牛股龙生股份也曾是当年重组失败的落寞者。2014年8月,公司终止重组并承诺6个月内不进行重组,但当年12月就告停牌,并于今年3月公告了设计精巧的增发方案,龙生股份就此走出了一波波澜壮阔的行情。众多投资者扼腕长叹之余,也更加热衷于寻找下一个“龙生”,此前重组或重大事项折戟的长城动漫、和顺电气、南纺股份都被列入了观察标的。

  业内人士表示,无论是有心重组并购的上市公司,还是标的资产方面,接洽过的交易各方即便谈不拢,也会寻找下一个合作机会。而事实证明,绝大部分公司也的确开启了重组第二季、第三季的故事。资本狂欢的盛宴,没有人希望错过。

  怪现象 之 奇葩“举牌人”

  产业资本、外资、险资及明星“牛散”纷纷加入举牌大军,相对于其他势力的步步为营、精巧谋划,牛散们则一如既往地传奇,认准目标不惜违规

  此轮牛市,上市公司门外的“野蛮人”格外炫目,上演了一轮又一轮的举牌大戏。巨大的财富诱惑面前,举牌明星们情绪高亢,纷纷祭出大招围猎上市公司股权。

  然而,对于“私募斗士”崔军来说,情难自抑未免有失分寸。相比此前“围攻”赛马实业、中百集团的过往战绩,上海宝银掌门人崔军对新华百货采取的行动更加“炫目”。在4月14日对新华百货完成了首次举牌后,崔军通过上海宝银和上海兆赢两家公司旗下基金总计持有新华百货1132.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191%,首次达到总股本的5%。此后的10个交易日内,其又通过旗下基金迅速将持股比例提高到10%,跃升为新华百货第二大股东。为应对崔军举牌等一系列行动,新华百货在一个月内两度停牌。6月2日,作为举牌主体之一的上海宝银在其网站发布了《致新华百货全体股东的一封公开信》,力陈“五大提议”。在《公开信》中,崔军豪情万丈地表示,新华百货全体股东应合力将公司打造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与沃尔玛的结合体。崔军毫不吝惜笔墨地介绍了其未来对于上市公司发展规划的宏大设想,并且采用了具体数值和较为绝对的语言“描绘”这一蓝图,例如“预计3年管理规模达1000亿以上”、“新华百货成为中国最大第一家私募基金上市公司”等等炫目的愿景。

  此等简单粗暴已然踩线。6月8日,中国证监会向崔军旗下的上海宝银下达了《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信息披露等方面的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崔军并不孤单,产业资本、外资、险资及明星“牛散”都加入了举牌大军。相对于其他势力的步步为营、精巧谋划,牛散们则一如既往的传奇,认准目标不惜违规。如3月,青海华鼎发布公告称,牛散沈付兴购买公司股份比例超5%。在一举买入股份达到6%后,沈付兴又减持了股份,此后又有增减,涉嫌违规短线交易;又如4月,任向敏首次买入华西股份384.23万股。次日再买575万股,当日公司股价涨停。此后任向敏一路增持,增持力度逐渐加大,在4月30日发力,单日买入1489.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至此,任向敏持股比例突破举牌线至5.63%,成为华西股份第二大股东。然而,如此连续增持突破5%红线还未停止买入的行为亦涉嫌违规。

  怪现象 之 “不死鸟”神话

  对于投资者而言,除因绝对价格低容易遭炒作外,退市股的接盘方、大股东与监管层等各利益相关方的博弈皆值得押注。变数意味着风险,更意味着机会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炫目的资本舞台上,提前退场并不妨碍回眸一笑的风情万种。

  4月20日,“央企退市第一股”*ST长油挂牌新三板,连续收获33个涨停,最高价收于4.17,较退市前的0.83元大涨400%。资金追捧长油事出有因,今年4月13日,长油公告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而根据最新披露的业绩报告,今年一季度长油实现净利润逾1.19亿元。公司预测,受惠于油运市场回升、油价下跌,以及重整带来的财务费用及负债率下降,上半年业绩应为盈利。长油扭亏,催生了市场对其“复活”的预期。

  作为首家触发“重大违法退市”条款的上市公司,*ST博元同样上演了最后的疯狂,用过山车般的走势撩拨投资者敏感的神经。在其暂停上市进入“读秒”之际,*ST博元再次逆袭,从5月12日起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最终以6.55元的收盘价完成了其在风险警示板的告别演出。

  而“民营铁路第一股”国恒退在进入退市整理期后,亦不出意料地受到了资金爆炒,连拉6个涨停,在退市股炒作接力赛中力拔头筹。对于投资者而言,除了因为绝对价格低容易遭到炒作外,退市股的接盘方、大股东与监管层等各利益相关方的博弈皆值得押注。变数意味着风险,更意味着机会,火中取栗的背后是巨大的潜在收益。

  国恒退还在扮演着不死鸟,*ST长油也走在起死回生的路上……其示范作用明显,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退市整理股的博弈兴趣。

  怪现象 之 “黑天鹅”不黑

  “黑天鹅”在不少A股投资者的眼中,往往比“白天鹅”还要洁白美丽。精明的投资者押注的是未来,在其看来变局是一个信号、一个开始

  大牛市中,无所谓利空,只有不解风情的投资者。“黑天鹅”在不少A股投资者的眼中,往往比“白天鹅”还要洁白美丽。

  5月,市场流传着一个“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5月18日晚,陕西首富吴一坚涉案被查,旗下两家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和世纪金花因此停牌。复牌后,金花股份股价涨停,世纪金花股价盘中跌21%——前者在A股上市,后者在港股上市。同一个老板,同样的利空,旗下两家公司居然在不同的市场走出了如此迥然不同的走势,A股投资者极好地为同胞解读了什么叫“祸兮,福之所倚”。

  在这儿,精明的投资者押注的是未来,而此番变局是一个信号、一个开始。老板被查并非孤例。今年3月27日,中央商场披露董事长祝义才被监视居住,公司股价短期曾快速下跌,但日前公司披露祝义才转让了公司部分股份引进战略投资者,公司股价快速上涨,一个月左右已接近翻倍。

  所以,对于A股投资者来说,没有业绩不可怕,掌门人被查不可怕,没有想象空间才可怕。越是问题公司,越存在着种种“好转”的可能,而绩优股反而受累于没有太多预期的陷阱。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无独有偶,对于传统利空的花式解读远不止此。对于贾跃亭大笔减持套现百亿元,市场的解读是输血公司、节省财务成本的利好。就在贾跃亭进行减持的6月3日,乐视网的股价还一度出现涨停。在随后的交易日,乐视网的股价表现也相当平稳,大部分投资者已经完全不把减持放在眼里。显然,A股投资者要的不是眼前的苟且,而是诗与远方。

  这还并非是最受欢迎的减持。中原高速在大股东减持的两天时间内,出现了股价连续涨停的“欢送会”。在“消灭低价股”的征途上,公司随后的走势也证明了中原高速的大股东真是太沉不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