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承诺无法兑现 谢文坚黯然辞任上海家化董事长

2016-11-28 10:11:58 来源:中国证券网 作者:杨丽花

  任职三年,当初许下的诺言无一兑现,谢文坚惨淡离场。上海家化(600315)经历了葛文耀时代、谢文坚时代,现在转向张东方时代。

  任职三年 业绩惨淡

  上海家化11月25日晚间公告称,谢文坚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委员、首席执行官、总经理等相关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董事会决定聘任张东方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由刘东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

  或者是提前走漏了风声,11月25日上午收盘时,上海家化股价突然拉升,公司不得不中午宣布临时停牌。可能谢文坚的辞职,投资者认为是一件好事儿。

  2013年10月,谢文坚出任上海家化董事长。回顾谢文坚在任的三年,上海家化的业绩一路滑坡:2014年上海家化实现净利润8.98亿元,同比增长12.22%;2015年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58.46亿元,营业收入仅增长9.58%,虽然净利润高达22.09亿元,而剔除出售天江药业的投资收益,上海家化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上一年同期相比甚至下滑了6.38%,出现了11年来的首次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同比下降7.14%;实现净利润4.33亿元,同比下滑45.17%。同时,上海家化公布了全年营收预告,预计2016年度的净利将同比下降80%至90%。上海家化的股价也是一路走低。谢文坚的成绩单实在难看。

  激烈内斗 艰难上位

  谢文坚在任的三年公司惨淡的业绩,与当时的新任大股东平安的期许、谢文坚当时的信誓旦旦形成的鲜明的对比。

  2013年平安成为上海家化大股东后,原来的管理团队不可避免的面临退场。在激烈的管理层斗争中,谢文坚出现了。谢文坚是平安所钟爱那种职业经理人。资料显示,2001年谢文坚加入强生,担任血糖仪中国地区销售总监。2006年9月,谢文坚被任命为强生医疗中国区总裁。在入职强生之前,谢文坚还曾在柯达等跨国公司履职。

  谢文坚掌控上海家化并不是出任董事长那么简单,在初任董事长的日子里,上海家化的新老团队在人事等一些问题上出现了重大分歧。在上海家化的董事会上,甚至还出现过肢体冲突等现象。

  抛开公司内斗,从公司治理来看,谢文坚的上任有多种声音。有人认为是上海家化内斗的终结,公司正开始走向正常的发展协作关系;有人则有些许怀疑,担忧外资企业的中国区CEO的不了解中国国情,没有办法管理好上海家化,继续上海家化的神话。

  无论是公司内斗,还是外界质疑,平安都力挺谢文坚。

  2014年放言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20亿

  上任初期的谢文坚有大干一场的架势。2014年6月,上海家化正式对外发布未来5年的发展战略。谢文坚放言:“到2018年,家化要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20亿元,跻身中国市场份额前五位。”他强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公司将施行“三四五”战略。即专注于化妆品、个人护理用品和家居护理用品三大领域。重点打造和提升四大核心能力:系统、有效运用中国文化元素,加强分销管理、强化终端掌控,高质量、快速响应中国市场,利用新技术,接近并锁定消费者。而在品牌规划方面,家化明确未来要集中资源发展五大核心品牌,即超级品牌“六神”和“佰草集”,主力品牌“高夫”和“美加净”,新兴品牌“启初”。其中佰草集和高夫的战略目标为扩大中高端女士和男士护肤的市场份额,六神和美加净则致力于巩固在大众洗护、大众护肤的市场领先地位。而对启初品牌,公司将加大投入力度,将其打造成婴童护理市场的领导者

  最近公布的上海家化三季报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当时的目标在今天看起来非常遥远。并且一些子品牌产品市场地位也有下滑迹象,当时“三四五”战略也没有很好的实践。

  2015年搞股权激励和薪酬改革

  或许是对2014年的业绩还算满意,或者是还没有感觉到经营的危机。2015年谢文坚推出股权激励方案和薪酬体系改革。

  2015年上海家化宣布长期激励计划。此次激励计划包括2015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和2015员工持股计划两部分。前者的激励对象涵盖333名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公司核心人才等人员,而员工持股计划则覆盖其他经董事会确定的、与家化签订劳动合同的正式全职员工,持股计划的资金总额为634.37万元,参与人预计共计1183人。以2013年业绩为基准,2015、2016、2017年营业收入相对于2013年增长率分别不低于37%、64%、102%,同时2015、2016、2017年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不低于18%。2013年上海家化的营业收入为44.69亿元,也就是说到2017年,上海家化的营业收入需要高于90亿元,这些股票期权才能达到解禁资格。

  事实证明,2015年公司业绩没有达标,管理层股权激励无法兑现。最近上海家化的2016年前三季度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预计业绩再次无法实现。

  但是2015年报也显示,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在无法得到长期奖励的情况下,其年薪从400.1万元直接涨至624.28万元,涨幅高达56%。有小股东在股东大会上直接向公司管理层质疑,“上海家化在扣非后净利润下滑和股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只顾大幅上涨自己的薪酬,是否是只顾自己利益不顾投资者利益的体现?” 谢文坚只是回复,薪酬体系是适应国际标准。

  “白条”无法兑现 平安最终放弃

  在2016年,谢文坚没有再拿出什么“饼”给资者“充饥”,也很少出现在媒体和公众的面前,只是偶尔提一提电商业务。等再次吸引投资者目光的时,是上海家化发布的三季报,其给了投资者沉重一击。投资者更开始怀念葛文耀时代的上海家化,对谢文化坚更多的是指责,甚至认定了葛文耀一直所说的:“平安选错了人。”

  在三季报后,上海家化股价出现下跌,但是家化集团和平安人寿对公司股票进行了增持。或者在那个时候,平安就已经决定放弃谢文坚,谢文坚的离开已经确定。

  此次,平安选择接替谢文坚的是张东方。资料显示,其2010-2015年担任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其任职的六年间,领导公司管理团队,成功使维达销售收入增长数倍,市值增长超过数倍。带领维达实现多方面的转型,从传统的商品销售公司转型为拥有多个品牌的消费品公司,从纸巾公司转型为卫生用品公司,从本土公司转型为跨国公司。较早前,张东方曾任芬美意集团不同高级管理职务,包括北亚日化香精副总裁及大中华董事总经理等。张东方似乎也是职业经理人,但是与谢文坚相比,却多了一些本土气息。然而,无论是谁来掌舵上海家化,一味的讲故事,“打白条”,没有业绩,投资者恐怕都不会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