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A股IPO提速 审核进一步从严

2017-03-31 22:31:02 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作者:吴绮玥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吴绮玥)去年底IPO申报、审核加快的势头延续至今。今年一季度,A股IPO预披露企业再次呈现出申报上会、核查过会、审核效率“三重”提速之势。尽管如此,但证监会对IPO企业的审核始终从严把关,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共有12家公司IPO上会未获通过。记者梳理发现,其中既存在“盈利持续性”、“关联交易”、“经营业绩”等共性问题,又涉及“商业行贿”、“实控人身份存疑”等特别原因。

  明显提速

  据上证资讯统计,今年一季度申报IPO预披露材料的公司共计118家,较去年四季度的107家上涨了10.3%;较去年同期的64家大增84.4%。无论同比数据还是环比数据均显示,今年一季度以来的预披露申报正在加速。

  与此同时,今年前三个月审核过会节奏亦明显加快。今年一季度,通过IPO审核的公司有103家,比去年同期的62家增长了66.13%;即使对比“新股发行速度明显加快”的2016年第四季度(审核过会的公司达96家),仍上涨约7.3%,且今年一季度工作日总数要明显少于去年四季度。

  在今年审核通过的103家公司中,拟登陆主板的47家,数量最多;创业板、中小板各有37家、19家。

  具体到单个公司,审核效率也明显提高。以3月28日过会的金陵体育为例,该公司于2015年12月首次披露相关材料,2017年3月6日发布预披露更新材料,3月24日上会,3月28日经发审委审核通过,从“预披露更新”到“审核通过”不过20余天。此外,3月份的金石股份、格尔软件、艾德生物等公司从“预披露更新”到“审核通过”均耗时不足一个月,较1月、2月的天域园林、三晖电气、惠达卫浴等耗时1个半月至2个半月,提速明显。

  有意思的是,在今年以来过会的IPO公司中,既不乏“绝味鸭脖”、“广州丸美”、“博士眼镜”这样耳熟能详的企业,也有华大基因、拉卡拉、科沃斯机器人这样资本瞩目的“明星”。

  华大基因被视为国内基因测序的龙头,2014年、2015年、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1.32亿元、13.19亿元、17.11亿元。其中,2016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9.7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2亿元,同比增长26.71%,是2014年净利润的10倍。除了生育健康类基因检测这一核心业务外,包括肿瘤检测等复杂疾病服务在2016年的营收已经达到3.8亿元,复杂疾病基因检测及常规个性化用药基因检测的收入则突破1亿元。对于资本而言,华大基因在复杂疾病方面的产业布局颇受关注。

  从严把关

  在今年初IPO提速的同时,监管部门也加大了审核力度,一方面体现为审查把关趋严,审核通过率有所下降;另一方面则体现为相关反馈意见越发细致、深入。截至3月30日,今年共有12家公司上会未获通过,3家公司则处于“取消审核”、“暂缓表决”的状态。通过梳理被否公司,记者发现,监管部门主要关注公司的经营业绩变化、盈利能力、财务数据、关联交易等,企业自身存在的瑕疵往往成为其过会的障碍,诸如圣和药业陷入“商业行贿”泥潭等。

  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四季度IPO过会企业家数分别为62家、96家,审核通过率分别为96.88%、89.72%;而2017年一季度这一数字则为87.29%。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均呈现下降趋势。由此可见,监管部门在加速审核的同时,并未对公司质地掉以轻心。

  据证监会披露信息,华光新材、思华科技、金枪新材、日丰电缆等公司在经营业绩、盈利持续性等方面都存在疑问。以日丰电缆为例,监管部门指出,公司在报告期内业绩出现波动,要求公司说明其如何在销售收入、毛利率同比持平及下降的情况下,实现2016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大幅增长;同时,公司在境外的经营情况也受到关注。

  而金枪新材在收购标的公司100%股权后,其未作非同一控制企业合并处理,而是按购买资产处理,并对商誉等按会计差错作了追溯调整。针对前述情况,监管部门要求公司说明“采取股权方式而非资产购买方式收购标的资产”的原因、合理性,及不同方式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等。

  再如华光新材,监管部门要求其结合行业和下游主要客户产品研发、工艺改进情况,说明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及经营环境的变化等;此外,其还需解释报告期内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合理性,并说明是否存在业绩继续大幅下滑的风险。

  此外,思华科技、华龙讯达、华光新材、欧维姆等公司还存在与大客户及股东间的关联关系、关联交易等相关问题。如思华科技,监管部门要求公司说明与其有大额业务往来的两家企业和其董监高人员、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华龙讯达则被质疑其关联交易产生的毛利率长期高于非关联方交易的合理性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否的12家公司中,有普华制药、百合医疗、圣和药业3家医疗医药类企业,占比约25%。虽然同为医药企业,但其被否的原因却各异。其中,圣和药业折戟于“商业行贿行为”,其主要客户涉及多次收受回扣行为,而公司本身也被质询是否存在“送回扣”、“账外返利”等变相商业贿赂行为;普华制药涉及偿债风险和财务不规范的情况;百合医疗则存在董事长黄凯被质疑其实控人身份的合理性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