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揪出一串“马甲” 汇源通信身后资本面具待揭

2019-06-26 08:00:26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徐锐

  陷于资本争斗中的汇源通信经营萎靡,大股东蕙富骐骥卷入多项诉讼,幕后博弈依旧剧烈,前路叵测。监管的强力追问,能否撕下汇源通信股东的面具?

  监管强光再次照向汇源通信。深交所日前连发三道关注函,汇源通信资本迷雾背后的利益联盟、纠葛博弈正逐渐浮出水面。

  自2018年4月以来,上证报曾围绕汇源通信资本乱局连续刊发多篇独家文章,在还原资本运作真相的同时,还揭开了幕后“藏龙卧虎”的股东派系。随着监管部门调查逐步深入,相关报道细节也得到了进一步验证。

  从现况看,汇源通信股东层面至少存在汇垠系、唐小宏、李红星三个资本阵营,呈现出纷繁复杂的博弈局势。

  北京鼎耘盟友见光

  回看历程,作为昔日运作汇源通信项目(通过蕙富骐骥)的操盘人之一,李红星2018年在与团队成员闹掰后,并未放弃竞逐汇源通信,于去年6月另起炉灶,通过旗下公司北京鼎耘持续买入汇源通信股份。

  在汇源通信去年9月中旬的股东大会上,由北京鼎耘(彼时持股不足5%)推选的王杰意外挤掉了由蕙富骐骥(汇源通信控股股东,持股20.68%)提名的李伟华,当选汇源通信独立董事。可见,北京鼎耘“逆袭”背后有强援相助。

  深交所最新关注函显示,李红星与福建三安集团的关系异常紧密。今年5月13日,持有汇源通信4.75%股权的长城国瑞资管计划将所持全部股权出售给北京鼎耘(当时并未公告本次股权交易)。经监管部门核查,长城国瑞的次级份额认购人为晟辉投资,晟辉投资目前另直接持有汇源通信5%股权。不仅如此,福建三安集团此前曾与北京鼎耘存在债权交易等行为。

  晟辉投资控股股东为福建三安集团,实控人为林秀成,三安光电现任董事长为林秀成之子林志强。据公开资料,蕙富骐骥“金主”珠海泓沛基金的合伙人名单中就包括林志强,其个人出资2.2亿元,是该基金最大的单一出资人。

  本月中旬,长城国瑞、晟辉投资、北京鼎耘在回复监管问询时坚称不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如今,根据所列事实,深交所进一步要求说明上述回复是否存在重大遗漏或虚假陈述,同时要求结合相互间针对汇源通信股东大会历次投票意向的沟通情况或默契,说明相互间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及其依据。

  在此之前,长城国瑞似与晟辉投资“互不相识”。但随着监管部门查出“晟辉投资认购长城国瑞资管计划次级份额”这一核心事实,深交所要求晟辉投资说明其参与该资管计划的投资决策过程,且所持汇源通信股份是否应与长城国瑞所持股份合并计算。

  多路资本演绎龙虎斗

  除李红星阵营与三安集团之间的暧昧关系外,另一核心人物唐小宏的隐秘运作也被监管部门“透视”。

  上证报去年4月《搅动汇源通信资本漩涡 玩家唐小宏浮现》一文曾指出,在汇垠系接手前,通过蕙富骐骥执掌汇源通信真正操盘人是唐小宏,他利用汇垠澳丰的通道架设杠杆买壳,在多次重组无果后陷入僵局,又另辟蹊径扶持上海乐铮夺权。

  深交所6月21日下发的关注函显示,唐小宏此前疑通过大量隐秘“马甲”参与汇源通信股票投资,包括刀锋1号信托计划、盛锦26号信托计划、瑞丰1号私募基金等。经监管查明,上述产品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合计持有汇源通信457.63万股(占总股本的2.37%)。

  同时,鉴于上海乐铮(曾为汇源通信第二大股东)此前对汇源通信的股权收购款也主要来自唐小宏方面,深交所要求唐小宏说明参与前述信托、私募产品的动议,发出投资决策指令、资金来源等详细情况;并结合上海乐铮购买汇源通信股票资金来源等情况,说明前述产品持股是否与上海乐铮所持汇源通信股票合并计算。

  监管部门更加关注且要求唐小宏说明的是:其以任何方式介入汇源通信股权相关事项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涉及汇源通信的合同、协议、安排或者默契,且与汇源通信历史股东、现有股东之间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及依据。

  集结于汇源通信的资本派系还不止于此。除李红星、三安集团、唐小宏以及蕙富骐骥代表的汇垠系外,圣莱达原实际控制人杨宁恩目前也是汇源通信十大股东之一。

  尽管杨宁恩同样表示与其他股东不存在关系,但从过往股东大会投票细节来看,其与三安集团同声共气。去年6月,正是在晟辉投资的投票支持下,杨宁恩提名的人选才得以当选汇源通信董事。另据资料,李红星是圣莱达IPO项目的保荐人。

  眼下,陷于资本争斗中的汇源通信经营萎靡,大股东蕙富骐骥卷入多项诉讼,幕后博弈依旧剧烈,前路叵测。监管的强力追问,能否撕下汇源通信股东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