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天科技定增“知难而退” 实控人关联方浮盈幻灭

2021-06-11 07:58:46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吴正懿

  按下“启动键”16个月之后,紫天科技的定增事项戛然而止。公司6月9日晚披露,考虑到资本市场环境,经协议一致由保荐机构于6月8日向深交所提交撤销申请,深交所终止对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6月10日,公司股价下跌6.92%。

  寥寥数语,结束的是一段资本运作的“长跑”。2020年2月,紫天科技推出定增预案,计划向实控人旗下的欣赐科技等对象发行股份,募资7.4亿元用于搭建大数据及AI驱动的程序化广告平台项目、构建数据分析工具及广告库存智能匹配系统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发行价为15.43元/股。2020年11月,紫天科技调整定增方案,募资规模大幅缩减至4.3亿元,发行价仍锁定为15.43元/股。

  今年1月,紫天科技的定增申请获深交所受理,之后两次收到审核问询函。从监管部门的提问看,主要涉及欣赐科技是否为紫天科技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控制、认购方资金来源、募投项目规模的合理性等。尤受关注的是,紫天科技调整定增方案后,发行对象及募资规模均发生较大变化,但发行价仍为15.43元/股,问询函要求说明“发行方案调整是否属于重大变化,是否已履行相关程序,是否需重新确定发行价格”。公司回复称,发行方案调整不属于重大变化,调整发行方案已履行相关程序,不需要重新确定发行价格。

  按照规定,上市公司实控人及关联方作为定增发行对象的,可以实施锁价定增,定价基准日可以“三选一”,享受“八折”优惠。去年2月20日推出定增预案当天,紫天科技股价涨停,当天收报25.85元,比发行价(15.43元)高出了67.5%。其后,公司股价继续攀涨,当年10月28日盘中最高触及61.84元,比定增价高出整整3倍。

  之后,紫天科技股价有所回落,6月9日收报37.71元,但与定增价格相比仍有1.44倍的价差。

  “在定增事项中,价格是最敏感的要素,此前监管层抬高战略投资者的认定门槛,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部分项目存在较大价差的套利问题。”投行人士认为,紫天科技最终选择撤回定增申请,发行价格难获首肯,应该是重要因素之一。

  回溯资料,2016年2月,安常投资出资8.38亿元受让南通锻压(“紫天科技”前身)26.17%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安常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姚海燕、郑岚,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颇受关注的是,两大实控人姚海燕、郑岚均为女性,且关系匪浅。其中,姚海燕系紫天科技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LI XIANG(李想)之母亲,系紫天科技董事长姚小欣之姑姑;郑岚系紫天科技董事长姚小欣之母亲。

  资料显示,姚海燕、郑岚家族“第一桶金”来自南京房地产,后转战投资领域,姚海燕、郑岚控制的安赐投资曾参与众多投资项目,包括天润数娱、中国中铁等上市公司。由两位母亲掌舵垂帘,表亲关系的两个儿子出面打理上市公司,这般家族成员齐上阵的模式,在A股市场较为少见。

  不过,姚海燕、郑岚掌舵紫天科技以来,接连暴露出内控及信息披露的问题,被监管部门查处。姚海燕、郑岚旗下的安赐投资还曾卷入P2P平台“钜宝盆”的投资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