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关系都拿不到货!”2022年碳酸锂“钱途”一片光明

2022-01-10 07:51:34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李少鹏 覃秘

  尤霏霏 制图

  机构预测,2025年全球碳酸锂缺口将突破16万吨,缺口占比13%。也就是说,未来几年全球碳酸锂供需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即便近期高涨的价格终将回落,但已站上风口的碳酸锂产业在2022年“钱途”料将一片光明。

  “我们还预测春节前可能达到每吨30万元,没想到元旦后价格就突破了30万元大关。”对于近期碳酸锂价格的持续上涨,青海一家碳酸锂企业负责人对上海证券报记者感叹,供需关系仍然很紧张,每天都是按“时价”结算。

  具体火爆到什么程度?该负责人表示,上门“求碳”的客户不问价格,大家都是有货就拿。“有些客户托‘关系’都拿不到货,公司根本没有多余库存。”该负责人直言,他所在企业生产的电池级碳酸锂最新成交价格为32万元/吨,在他看来已经是“天价”的碳酸锂却根本不愁卖。

  上海有色网1月6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自2021年12月27日以来,碳酸锂报价呈现出快速攀升的态势。在1月5日单日拉涨1万元/吨之后,1月6日电池级碳酸锂报价再度上行,达到29.2万元/吨至30万元/吨的价位,29.6万元/吨的均价较前一日上涨了8000元,较年初上涨6.47%。

  事实上,2022年新能源汽车“大年”的预期,刺激锂电上游材料碳酸锂价格飞涨已有共识,但碳酸锂供需关系紧张程度究竟如何?涨价将持续多久?会涨到什么价位?业内较为普遍的观点是:短期内供需关系无法平衡,涨价行情或持续到年中。

  供不应求:有钱都买不到货

  自去年7月开始,碳酸锂销售均价从每吨9万元涨到近期的每吨30万元。对生产企业而言,这样的好日子还未到头。而涨价的核心还是下游需求所致,主要是新能源电动车需求拉动正极材料尤其是磷酸铁锂需求大幅提升。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2021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实现的爆发式增长已在眼前,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11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02.3万辆和299万辆,同比均增长1.7倍。

  2022年的市场前景似乎更为乐观。日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表示,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预计2022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产销将超过500万辆,实现50%左右的增速。

  下游终端的强支撑让上游材料的涨价显得“毫无违和”。碳酸锂价格每天都在涨,拿货的不仅不问价格,甚至“托关系”都拿不到货。

  “客户更多的问题就是‘你家有没有货’,对价格的确不敏感。”西藏某锂精矿生产企业高管分析,客户对价格不敏感的原因,应该是电池厂商已深刻体会到锂资源的稀缺性。“多花钱拿到资源或许不是坏事,对电池厂商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市场占有率,高价拿货抢市场也是为了消磨小厂拿货的积极性,从而更好抢占市场。”

  下游不仅对价格不敏感,甚至还存在“有钱拿不到货的情况”。藏格矿业旗下藏格锂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藏格锂业2021年共生产碳酸锂7500吨,加上2020年的4000吨存货,现已基本销售完,无库存,无法满足现有订单需求。

  价格前瞻:涨到40万元/吨?

  “每增加1辆新能源汽车,平均增加消费40公斤至50公斤碳酸锂,只要市场下游有需求,就有价格支撑。”藏格锂业相关人士进一步表示,对于下游而言,价格高企的碳酸锂分摊到新能源车整车后,成本占比大约5%,并且电解液、负极材料等价格未见大涨,就目前来看,碳酸锂涨价对产业链下游成本影响并不是很大,这也是客户对碳酸锂涨价不敏感的原因之一。

  “以近期销售情况来看,涨价还能持续,每吨突破40万元问题不大。”对于涨价逻辑,A股某碳酸锂企业人士认为,国内锂电厂商新建或扩建的部分正极材料厂在2022年下半年将陆续进入投产期,其对碳酸锂原料的刚性需求对碳酸锂价格上涨有支撑作用,涨价或一直持续到年中。

  以正极材料厂商泰丰先行为例,该公司现拥有3万吨锂电正极材料年生产能力,公司的扩产项目“年产16万吨高能密度锂电材料智能制造基地”已建设完成,今年将陆续投产。有接近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只要下游有需求,公司扩产项目可快速“进入状态”。

  电池厂的大手笔扩产更为上游涨价增添了底气。2021年以来,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蜂巢能源、中航锂电、国轩高科、孚能科技在内的多家动力电池企业均宣布,将新建锂电池项目,扩大产能规模。据不完全统计,仅头部动力电池企业宣布未来5年新增产能已累计超过2000GWh,约为今年装车量的20倍。

  有券商研究员表示,随着下游电池厂商新项目的陆续投产,碳酸锂行情在2022年仍将保持高景气度,也许生产厂商每吨40万元的预估价格并不是高点。

  资源稀缺:短期内缺口难以补上

  碳酸锂供需关系紧张的背后是锂资源的稀缺,而锂资源开发难度与进度难以匹配下游需求增长的速度和量级是问题的关键,对2022年资源更为紧缺的市场形势预判,导致了现阶段碳酸锂价格暴涨。

  部分专业机构已经发出警告。如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将2022年全球碳酸锂的供应量从2021年预测的49.7万吨上调至63.6万吨,将碳酸锂需求量从此前预测的50.4万吨上调至64.1万吨,甚至可能更高。

  从目前公开披露的情况也能看出,2022年碳酸锂产能不会有大的增量。以占据国内盐湖提锂市场半壁江山的青海盐湖为例,其2021年全年碳酸锂产量约为10万吨,其2022年新增的最大产能为盐湖股份旗下蓝科锂业去年10月建成投产的年产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

  事实上,蓝科锂业2万吨项目新增产能是青海盐湖2022年最为确定的“增量”,即便各提锂企业生产工艺水平进一步提升,青海盐湖2022年新增碳酸锂产能也十分有限。

  而同样拥有丰富盐湖资源的西藏因基建条件等问题在2022年仍无法直接生产出碳酸锂产品。具体来看,拥有世界第三大盐湖扎布耶盐湖开采权的西藏矿业投资近20亿元的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预计在2023年9月底建成投产。

  产能前瞻:预计2023年有所缓和

  “因为碳酸锂生产需要资源,取得矿权还要有个过程,而有矿权的企业一直在落实开发方案的过程中,其实没有大项目开工建设,因此产能释放可能要到2023年以后。”有熟悉锂矿开发人士表示,面对供不应求的行业格局,拥有锂资源的碳酸锂企业应该加快开发力度,若西藏盐湖资源和南美盐湖的开发进度加快,市场的供需关系可能将有所缓和。

  还需注意的是,正因为锂资源稀缺,下游厂商希望通过收购上游资源来实现“保供”的做法似乎也越来越难,宁德时代和赣锋锂业两家锂电巨头2021年收购海外锂矿资产被“截和”就是最好案例。

  面对锂资源的稀缺和下游终端的广阔前景,下游电池厂商不得不对飞涨的碳酸锂采取默认态度。不过,涨价终归有尽头,为了更好推动产业发展,下游厂商也开始通过与上游合作的方式实现抢占资源的目的。

  以国轩高科为例,公司与盐湖股份在2021年12月中旬签订合作协议,双方拟在新能源、锂电等领域深度合作;而宁德时代在2021年8月与西藏矿业控股股东中国宝武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其中涉及西藏矿业的内容就有锂资源开发合作,宁德时代优选西藏矿业作为碳酸锂战略供应商。

  下游拥抱上游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锂资源稀缺的问题。有机构预测,2025年全球碳酸锂缺口将突破16万吨,缺口占比13%。也就是说,未来几年全球碳酸锂供需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即便近期高涨的价格终将回落,但已站上风口的碳酸锂产业在2022年“钱途”料将一片光明。

  “真正能解决问题的,还得靠回收和循环再利用,这方面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也有多家公司在实践和探索。”东方证券一位研究员向记者介绍。记者采访获悉,目前国内已有至少3家上市公司建设了锂资源回收线,但产能规模都不大。这方面还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