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传导叠加需求旺盛 中国新能源汽车量价齐升

2022-06-22 07:41:22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俞立严

  数据来源:中汽协

  近日,新能源汽车掀起新一轮涨价潮,包括特斯拉、比亚迪等在内的中外车企纷纷上调了车价;与此同时,新能源车销量也持续上涨。上海证券报记者调研发现,新能源汽车量价齐升的现象是由成本传导与需求旺盛等因素叠加造成。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产业健康发展需要避免价格过快上涨。

  新能源汽车市场量价齐升

  自2022年3月以来,国内已有近30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宣布涨价,涨价车型覆盖了市场主流新能源车。与终端销售火爆相呼应的是涨价企业的销量在同时上涨。

  “订单非常多,Y车型刚涨价,很多人担心其他车型跟涨,上周五一天就卖出了40多台车。”特斯拉上海太古汇店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6月17日,特斯拉中国发布消息称,特斯拉国产Model Y长续航版涨价1.9万元至39.49万元,新车交付周期延长至20周至24周。但是,涨价和交付延长并未浇灭消费者对新能源车的购车热情。在记者采访的特斯拉多家门店,在遵守防疫规定的前提下,进店客人络绎不绝,订单量较之前大幅上升。

  不仅是特斯拉,作为中国新能源混动车型销量居前的公司,比亚迪日前也迎来销售旺季。据刚恢复营业的上海中庚比亚迪门店店员介绍,比亚迪汉等混动车型订单近期正在迅速恢复。

  值得注意的是,6月17日的涨价已经是特斯拉中国今年以来第4次对在售车型进行提价。3月中旬,特斯拉中国曾连续三次对两款车型的售价进行上调,其中Model 3涨价幅度达1.4万元至2.8万元,Model Y涨价幅度达1.5万元至3万元。特斯拉在4个月内涨价4次,打破了特斯拉自己和中国汽车市场的纪录。

  比亚迪今年以来也已经两次涨价。2月1日,比亚迪新能源车上调幅度为1000元至7000元不等,原因是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及购车补贴退坡等影响。3月16日,比亚迪上调幅度为3000元至6000元不等,原因是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影响。

  自2022年3月以来,国内已有近30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宣布涨价,涨价车型覆盖了市场主流新能源车。与终端销售火爆相呼应的是,涨价企业的销量也同时上涨。比亚迪5月销量达到11.4万辆,同比增长超过260%,已经连续3个月销量超过10万辆。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日前透露,比亚迪目前在手未交付的订单超过50万辆,交付周期在5至6个月左右,保守预计2022年销量为150万辆,有望冲击200万辆。

  受疫情影响,特斯拉中国今年4月销量为1512辆。但1月至5月的累计销量仍实现了215851辆,同比增长超过50%。业内专家感叹,新能源汽车量价齐升的局面已经形成,这在中国汽车业近年发展中实属罕见。

  成本传导与需求旺盛叠加

  多家新能源车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车价上涨主要是由原材料和零部件等成本传导造成,而近期成本上涨特别突出的是动力电池和车用芯片两大零部件。

  在动力电池方面,据国泰君安统计,受磷酸锂、六氟磷酸锂、电池辅材等价格影响,2022年1月至5月,磷酸铁锂及三元电芯成本已分别上涨18%、20%(2021年涨幅分别为57%、58%)。

  多家动力电池公司表示,一季度价格传导并不及时,对车厂的涨价将在二季度继续体现。动力电池市占率目前位列第一的宁德时代表示,面对当前来自原材料端的成本压力,公司也在与下游车企商讨调价事宜。“我们与客户友好协商价格有一定过程,不同客户情况和应用场景有差异,不好一概而论。总体来看,已基本完成与客户的协商调价,将在第二季度逐步实施落地。”宁德时代有关人士称。

  一位新能源车企负责人透露,动力电池企业此前已经与整车生产企业开始议价,预计二季度动力电池价格将会上涨约四成。

  除了动力电池,新能源车对芯片的需求也在大幅增长。业内专家对记者指出,小鹏P7、理想ONE、蔚来ES6等中国新势力车企的车型是缺芯大户,因为这些新能源车很注重智能辅助驾驶等功能。同级普通燃油车使用500枚至1000枚芯片,而具备智能化的电动车最少需要1500枚以上。电动车需要的MCU、IGBT等芯片价格都翻了一番,而ESP芯片的价格已经从20多元涨到了2000多元。

  一方面是新能源车价格上涨,另一方面是消费者对新能源车需求的旺盛。自6月14日24时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上调390元、375元,折合92号汽油平均每升上调0.31元,95号汽油、0号柴油平均每升上调0.32元。这是2022年第十次上调油价。

  “油箱容量为50升的普通私家车,加满一箱油相比去年底需要多花约100多元。”上海燃油车车主李小姐对记者说,已经感受到油价上涨的压力,正考虑购买一辆电动车来日常通勤。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5月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2.6%,但新能源车销量增长105.2%,中国车市已经出现了燃油车下跌、新能源车增长的趋势。中汽协负责人表示,中国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接受度越来越高,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由政策驱动转向市场拉动。

  产业健康发展需遏制价格过快上涨

  新能源汽车的价格涉及一整条产业链,需要理顺各个重要环节。新能源车价格的过快上涨未来可能会影响消费者的购买信心,对行业发展的持续性带来不利影响。

  针对近期中国新能源车量价齐升的现象,多位业内专家对记者分析,从新能源车企的角度看,这些企业之所以涨价首先是有压力,因为部分上游原材料和零部件涨价幅度大;其次是有动力,因为新能源车市场需求旺盛,消费者开始愿意为智能电动车买单;再次也有策略,企业一边涨价一边试探市场的承受度。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日前表示,当前碳酸锂涨价的投机性因素更多,供应和需求之间并没有那么大差距,近期主管部门在协调价格机制。新能源车企业呼吁上游锂矿、锂盐等厂商从长期利益出发,不要人为制造涨价。

  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也表示,无论从汽车产业发展大局还是从新能源汽车发展前景而言,原材料价格过高,不利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健康发展。陈士华指出,当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顶住疫情的冲击和芯片短缺的压力,肩负着稳增长的重任。新能源车价格的过快上涨未来可能会影响消费者的购买信心,对行业发展的持续性带来不利影响。

  “新能源汽车的价格涉及一整条产业链,需要理顺各个重要环节。”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梅松林建议,避免新能源车价上涨过快的有效办法可以从短期和中长期两个维度来解决:就短期而言,需要提升电池等国内主要零部件的生产能力,保证供应链的顺畅,避免供求失衡;从中长期来看,需要有效控制电池所需金属等资源价格,同时提升车用芯片的研发和生产能力。